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安置交流自主择业政策法规 转业相关事务的版块 老兵考试问答复退公告

网络快递军转招聘 地图教子军事勋章排行英烈 图片活动任务投票悬赏

各地军转】  北京 上海 陕西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吉林 辽宁 河南 河北 湖南 湖北 广西 宁夏 甘肃 西藏 山东 四川 新疆 山西 安徽 天津 重庆 海南 云南 黑龙

查看: 1182|回复: 10

2009年的老军转,转业后的一些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6 18: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想交流的进来聊聊!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19: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特殊情况,本人只能用化名,但绝大部分是本人的亲身经历
- s. ^9 l5 I7 z" c  e; |$ 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19: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富丽酒店
7 o9 g4 Q5 h& d/ D6 w$ `* U6 w5 @$ I) D3 K) ]4 r0 ]
夜已深,随着部分街灯的关闭、多数营业场所的打烊,喧嚣了一天的都市渐渐安静下来,慢慢进入睡眠状态,与自然界万物一样,城市也需要休息。$ B2 i& ?# `7 O6 C- a, e6 z

+ j+ m9 t' B4 ]" b0 e7 c6 N1 [富丽酒店作为这座城市标志性的高档酒店,很少会有客人在晚间11点后还在酒店喝酒,因为到了一定时间,酒店会提醒客人尽快结束。
) w7 d) D/ t5 p5 j
! A  e! P( H# k; L可陆为风他们现在却在这里酒意正酣,没人察觉到时间已经很晚,也没有酒店人员的催促打扰。因为钱巴津和这家酒店的老板是朋友,事先已经打过招呼。这次聚会当然也是钱巴津安排的。
4 w2 q' d* w- @5 u
- l  h: Y9 b/ f# j+ T“来,老大,咱哥俩再炸一个!”脸色通红的钱巴津摇晃着再次站起来,端起酒走到陆为风身边。虽然过了二十年,可是“老大”这个称呼,钱巴津叫得仍然十分顺口。
% [3 P  t" F! _7 O" @* x0 r) E+ a' w0 A6 l# u5 R
炸雷子,原是皖北一带的一种喝酒风格,后来苏北地区也慢慢盛行。就是朋友兄弟间两杯相碰,一饮而尽,以示对对方的尊敬和感情。
! e) W9 d( d0 x9 o
  M* C# ^6 u5 a5 e* s2 I9 k- a2 f; J“好,再炸一个!”陆为风微笑着站起来,两杯相碰,一饮而尽。
! b" E9 Y$ q0 b* t' x' b  x6 ?5 X8 x  g: |# B
喝酒的氛围是传染的,两人酒杯刚落,又有几个同学相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5 V: f+ m; S$ f% F0 K3 U2 R8 m6 s" l) ?% [6 z8 A! Z
“老大,二十年了,你真不讲究,你在部队混,我们**不到你,你怎么也不主动和我们**?”钱巴津仍然是那个快言快语的胖子。2 N6 f! j, J' ?/ v

( M0 y) F7 f% x1 d( }“就是啊,是不是只顾着和女同学**,把兄弟们都忘了。”几个同学一起跟着起哄。+ Y: E7 e0 h2 {8 h$ N, I( `5 N
8 G/ w$ c/ b; t! n' O4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部队更是如此,别说和同学**少,就是和父母家人**的也不多,大家多担待,为表歉意,这杯酒我敬大家!”陆为风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 m2 J$ a5 z' Y7 R5 \
# }+ g9 C+ r; p5 g, R! b陆为风说的是实话,自古忠孝难两全,因为部队的严明纪律,因为军人的特殊使命,他们失去的不仅是和同学朋友的**,与家人的**也不能和普通人一样。他身边的很多战友有的是父母生病时不能陪在身边,有的是孩子出生时不能陪在身边,更有甚者,在父母离世时都不能见上最后一面。可真正能理解和平时期军人仍然在默默奉献的人多吗?
* r9 e2 J( y: X5 L& _6 B- T
, X; `4 b9 g5 O* m7 U“为风,大家开玩笑的,你已经喝了不少了,这杯酒就不要喝了。”彭天柱还是那个稳重严谨的瘦子。2 A" h; N  c" V& \5 x( ^

6 H. W& q+ U5 H; U& a8 ?, ]) X“哈哈,钱嘛、纸嘛,挣嘛、花嘛;酒嘛、喝嘛,醉嘛、吐嘛!”还是那个玩世不恭的陆为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 W1 W+ |; A8 z: U2 r
; _$ l- P" @# ^' a- v( ]0 @4 I“对了,陆为风,给我们说说你受了处分,怎么还能考上的军校?”一向快言快语的陈蕙萍是参加这次聚会的三个女同学中的其中之一。& c' Q, N! m+ F# w; c

6 Q, c# b. v. X* e/ N& y酒桌上几个同学不约而同皱了一下眉头,这个话题确实有些突兀,有些不合时宜,但大家都静了下来,看着陆为风,因为这个问题确实迷惑了大家很久,都想从陆为风口中知道答案。/ @$ t, d" Z$ _3 v7 [

$ `0 y  R1 k, k+ A' |% }* N7 d1 f“嘿嘿,成绩嘛是抄来的,至于处分嘛,吉人自有天相。”陆为风对这个问题毫不介意,只是没有揭开谜底。! l7 ?1 m* X$ a3 c, }
1 _2 F& h6 V  A9 P
其实陆为风成绩一直不差,尤其受了处分后,反而更加专心学习了,只是很少有同学知道他最后的一个多月,每天都是凌晨就起来背书。" a* H3 ]$ Y: a, y
1 R# L, [: s) w$ F
当时学校虽然宣布了对陆为风的处分,但并没有记入他的学籍,只是想给陆为风一个教训,给同学一次警醒,同时给那个副镇长一个交待。这也是后来军事院校招生人员到学校走访的时候,陆为风才知道的。不但处分没有记入学籍,面对走访的招生人员,无论学校领导还是任课老师,几乎把能说的好话都说尽了。这也是陆为风比很多同学更加感激学校和老师的原因。
7 |5 u8 @: b5 _" S2 s3 I" x) X/ v/ |  B& q
仔细想想,哪个学校、哪个老师不爱自己的学生、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好?不发自内心的想帮助自己的学生?学生本是学校栽培的花朵,更是老师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园丁的精心呵护,有几朵花能美丽的绽放。+ d/ a+ p, Q5 [5 E5 g
9 I7 N) W3 {* O/ F6 b% i) f6 q5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陆为风和同学带着浓浓的酒意和不舍的心情走出酒店时,已过午夜。
, s* q) Z' h- o$ f2 Q' F2 v* M. J+ b: _7 x
仰望天空,陆为风暗暗说了句,转业了,新的生活开始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0 津贴 +50 收起 理由
军哥2013 + 50 + 5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19:5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顶的继续发本人的亲身经历,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6 21: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期待楼主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22: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军哥2013 发表于 2017-9-26 21:55
0 J5 o! w& i, |) {顶一个,期待楼主继续。

6 A) f: {" X! T( H/ J" U* Z: o谢谢支持,我继续发了,本人原创的,主要写转业后的一些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22: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光鲜背后的酸楚) Z9 F8 B5 _+ q$ ?, ~

. s- Y; @: |# q. {早上,陆为风被做饭声吵醒,睁眼看看手机,刚刚早上6点,窗外灰蒙蒙的,天还没有完全放亮,几只早起寻虫的鸟儿在鸣叫,偶尔夹杂着几声犬吠。5 G, Q9 b$ m7 a4 Z; O! R# R

2 M7 j) s! X$ N4 u; c' \与多数的家庭一样,这个年龄的人是没有办法晚起的,无论睡的多晚,第二天必须按时起床,因为小孩要上学。与陆为风小时候不同,现在的小孩上学都需要接送,学习压力也比他小时候大得多。虽然只是小学三年级,每天的作业几乎都要做到晚上9点多,早上必须在7点前吃完早饭才能保证7点40前按时赶到学校。7 G7 A# O( `, a& h

! ~, h/ b# F$ U5 z) C尽管教育部门多次呼吁并且发文给学生减压,但家长们都像上紧了发条的时钟,把孩子当成时钟上的秒针,快节奏的运转,恨不得同一时间内能比其他人家的孩子多走几圈,只是忽略了秒针转一圈与分针走一格效果是一样的。# ^% a- f& d: I/ @. z! S9 i) e" X3 y

$ g' Z% x) b" ]0 k& J0 d! z陆为风心疼孩子,但拗不过与多数家长一样心理的老婆,为了所谓的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心疼孩子的苦与累就暂时抛开吧。
0 a  p7 F% u# ]+ {9 W4 s& Y$ {+ K2 t/ v3 B' B# ]  P4 |
孩子很懂事,固定的学习和生活节奏使孩子生物钟很有规律,同家长一样,孩子也是到点就醒了,稍微在床上赖几分钟,便如部队新兵般的勿匆起床、洗漱、就餐,然后由陆为风送到学校。
7 m3 u& G5 g( C1 d5 [8 q
0 h" G$ f: E7 @: r陆为风和孩子7点35到达学校,看到已经早早站在校门口值班的几个老师,陆为风突然萌生一种感慨:每个光鲜职业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酸楚。
- u* G! M- ~7 u. q: `; n- }* L! x3 M8 h4 b- l+ g
人们羡慕教师有两个长假,却忽略了比学生早到晚退的教师每天在校工作时间至少九小时以上,八小时工作制与教师无缘。
/ J( X' i' X0 H4 b% Y- G
& ?; Q, V' A5 f2 [7 ^人们羡慕医生收入高,却忽略了医生每天的工作强度和工作压力,从接诊开始到下班,工作中的医生几乎没有休息,而且职业的特殊不允许他们出任何差错。" m( l1 Y5 @0 F; ~+ a

$ c+ M2 d, E% _2 G# @% Y5 [: D人们羡慕公职人员的清闲,却不知清闲早已是过去时,多数公职人员“星期六保证不休息,星期日休息不保证”才是当下的真实写照。/ T, H  p1 V, o) r' v
* O5 }. w0 Z. K0 M. b
人们羡慕军人的职业称谓,却不知军人们为了维护这份高尚的称谓,牺牲了美好的青春、牺牲了创业的机会,牺牲了浓浓的亲情。$ \- L8 Y+ m. L) J) |) T3 ]8 m
; Z( U9 D6 D0 R3 @8 o) x2 {
陆为风在部队的二十年,正是社会以加速度模式发展的二十年,是人们思维认知巨变的二十年,是他大多数同学成家立业的的二十年。6 M4 I' w* S6 b$ j, [: n

* \8 C0 o9 D6 g2 x风华正茂的岁月,当陆为风的同学在地方不同岗位混得风生水起时,陆为风还在部队摸爬滚打。所以到了38岁转业的陆为风,他的同学有的成为政府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学校的教学骨干,有的成为公司老板,应对所从事的职业游刃有余,而他对社会的认知却如同一张白纸,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 p2 ]( Z) Z/ X+ P" s" G; O, m6 \) S8 p& ~+ X
因为职业的特殊,军人一年仅有一次回家的假期,对于人生的另一半,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更没有时间与恋人花前月下,成家往往比较仓促。陆为风同他的许多战友一样,与妻子从介绍认识到结婚,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感情基础也只能在成家后慢慢建立,加上陆为风暴躁的性格,所以争吵成了陆为风家庭生活重要组成部分。! }5 N# `1 X6 P2 |* f9 Q! H& J
) R. a! H. x2 m( |
有人说军人的工资很高,可陆为风在部队多数的时候工资并不高,只能维持日常开销,所以转业后的陆为风并没有多少积蓄,多赚钱成为陆为风的主要目标,这个想法也让陆为风的人生从此变得不平静。
' }) E% `& F  j9 Z$ a- r' R6 h# {! ~( L& |4 i
边走边想,回到家中已经是8点10分,这时,陆为风的电话响了,是钱巴津打来的。
* T- Q7 f  f' l# A/ D( t/ U4 y1 {$ \  V0 [+ U; q7 F  y  l
“老大,昨晚我喝大了,你怎么样,没事吧?”' {6 j1 r% ^, C

7 O9 M1 E6 t7 Y3 j$ m有这样一个时刻关心自己的朋友,陆为风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4 V1 G2 \. t  i5 e- t, n9 L; E
% Q: l9 B6 j) d/ Z3 u“我也喝多了,断片了,怎么回到家的都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解酒快,连续作战是我的特点,嘿嘿。”陆为风边回电话边打开了电视。每天必看新闻是陆为风几十年养成的习惯。  j" C3 R$ k- b3 v, {) V
& S2 l% g3 d8 {) p
“不会吧,你那么能喝,怎么会醉,我还认为你没喝到位呢!”
2 O. E  @: P8 [: W' r$ L* `; V$ |+ A' z' L
“瞎说,我能喝是因为我胆量比酒量大,昨晚确实喝多了。”的确,陆为风酒量并不大,只是从不服输的性格和好交结朋友的性情,让他在酒场上敢打敢拼,经常是主动喝醉。
. ]4 Q/ o% W; y9 B& p  E9 D( p( p9 }* N! [+ c
“好了,不多说了,今天没啥事吧,上午来我公司转转,顺便给小弟指点指点,中午我再喊几个朋友陪你喝几杯投投。”钱巴津邀请着。
$ e+ o9 r( _0 p2 S  x* G5 J% F% Y- [2 ~
头一天喝多了难受,第二天再喝点酒投投就好了,这种做法是否真的有用无从查实,但却是邀请他人连续喝酒的理由,当然也是在商界拼打多年的钱巴津常用方法。
( G4 U5 Q+ ]4 s: E/ S) j) x: E' L, j
“你这么大的老板,我哪敢指点,不过反正我等待安置,在家也没什么事,上午去你公司参观参观,至于中午叫人喝酒就算了,就咱兄弟俩找个地方随便吃点,主要是聊天,昨天只顾喝酒了,兄弟俩也没好好唠唠。”陆为风毫不迟疑的应允了下来。确实在家等待安置很无聊,不如找朋友聊聊天,还能学一些在部队学不到的东西。: @) C. @# }, E
5 `& k, `( ]% S2 Q2 U0 N- [' U$ E
“好,我在公司等你,公司地址昨天给你的名片上有。”
* Q4 K3 k0 y1 v2 g" Z% o( s. u4 [+ ?! c( g( L% z" h
“好的,我1个小时之内赶到!”
* H1 }' ^* q7 ^- l) [+ u
/ s4 ?0 |4 I7 o& f& S8 p2 @  q挂掉电话,把家里简单收拾一下,出门叫了辆出租车,陆为风向钱巴津的公司赶去。也开启了他人生的另一个征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6 22: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经历,必须顶起来,顶到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6 23: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原创,楼主继续,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08: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丽都 发表于 2017-9-26 23:19
1 N& ^: e/ Q; P- A0 V8 ^2 l1 V支持原创,楼主继续,学习了
* p5 t% V0 }& a, R
谢谢鼓励,我继续努力,现在已写了3万多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08: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钱巴津的心事) j$ V% j- `1 j# q( I: _
去钱巴津公司的路上,天突然阴了下来,飘起了雨,秋风裹着细雨不疾不徐的打在出租车挡风玻璃上,陆为风心中莫名蹦出两句:“秋风秋雨愁煞人,寒宵独坐心如捣。出门拔剑壮槃游,霜华拂处尘氛少。”/ I7 j( Y- R- S! r3 {1 I+ p. B+ S0 U
4 p( q& E4 u2 H1 j
钱巴津的惠仁钢结构有限公司在市中心亚太写字楼1208室,推门进去的陆为风看到办公区域并不大,原本一层的办公区,用钢结构隔成了两层,奇怪的是一层的几个工作人员抬头看到陆为风都出奇的安静,没人招呼。0 r& W, \: }. ^- U  V: O
2 M; |: f) M7 q/ D  F, L
“请问钱巴津在吗?”陆为风向着靠近门坐着的一个扎马尾的女孩问道。" o$ J9 p3 f, B/ Y& w& {) _, W
# o* I5 ~6 f) ]- _$ p2 v) f
女孩看着陆为风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朝二层指了指。陆为风心突然一沉,这不应该是员工对到访客人的态度,怎么回事?  k- D5 o8 V2 k0 c& z0 w7 W
! \- T! k7 U* W! W% Z/ T
陆为风朝女孩点点头,向着二层楼梯走去,突然上面传出类似于吼的声音:“别说那些没用的,给个准确时间!”声音大的可以让一层所有人员听得清清楚楚。
0 v1 O6 W. }! [9 u- I
5 h3 `4 u) E9 R; k“这不是钱巴津的声音。靠,出什么事了?”陆为风一边想一边快步向二层走去。
. {6 C6 `- D5 q8 s/ N: ]- g' i! D5 g0 }% K3 U! ~+ C
陆为风看到二层办公室钱巴津的对面站着三个身材健壮的男人,一个板寸,两个光头。: R- B/ B5 y0 R4 b6 i% @
( s+ C7 {& g/ F  e' ]& H
正在向三个男人赔笑的钱巴津抬头看到陆为风,一脸尴尬:“哥,你先到下面坐一会,我这有点事,一会就好。”
- Z. o7 I6 @! f: ?$ [1 _1 r- E; U; b" Y7 L. k. y
“没事,你们谈你们的,我坐这里看会报纸。”陆为风边说边坐在了沙发上,他感觉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谈话,他也绝对不能下去。. f9 |" Y* U" t) u
7 T, ?. M. P4 j1 q1 [1 {! f  N
三个男人扭头看了看钱为风,对这位不识时务的不速之客满脸的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继续对着钱巴津:“一星期之内必须把钱还清,别找任何理由,否则你会很难看。”! g9 H6 M9 D8 p* n8 V4 K9 x

  R* e4 y$ E" u8 F5 N2 P“一周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啊,半个月吧,半个月我的工程款就可以下来,到时候肯定连本带利一次还清。”钱巴津满脸通红。
# O5 s2 e$ Y  e6 e, f# c
. d) G8 \0 Y* S“一星期就是一星期,下个星期的今天我们还过来,如果钱没到,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其中一个光头把钱巴津的办公桌拍的叭叭直响,震的陆为风连连皱眉。但他还是继续低头看着报纸,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这时候插话肯定不合适。经过部队磨练的陆为风比以前稳重了许多。+ D7 s. L3 [% s3 d5 j7 O( v( e4 |
" Z1 T* f7 V5 l. c! ^- a( |$ L
看着欲言又止的钱巴津,三个人没有继续说话,转身向门外走去,其中一个出门时,扭头瞪了陆为风一眼,刚好与陆为风眼光相撞,却没有说话,直接走出办公室。钱巴津向着陆为风点了一下头,急促的送三个人下楼。: L! t8 v* K7 I/ `. S5 t) Z) V
' k! N/ i$ E/ x' \9 e8 t& i
两分钟后,钱巴津回到办公室,不知是因为胖还是因为走得快,很凉快的办公室,钱巴津竟然满头是汗。9 H! g; V* t; y1 d. t8 o9 r- m4 [! l
9 u6 M7 E7 p( G* t2 j/ o: K$ x) W
“老大,他们本来说明天来的,真没想到今天就来了,实在不好意思啊,哥,哎,你看这事弄得!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钱巴津急急的解释着,有些语无伦次。- ]; }2 k! q* w# M
3 @- c. Q3 Z8 A: B
陆为风没有理会钱巴津的道歉,直盯着他问道:“说,怎么回事?”
  D$ o) x7 b: Y
- D4 {- N, m! X; U! X( D5 R“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欠他们点钱,放心,哥,我会摆平的。”钱巴津努力使自己放松下来。1 B" I. ]) e, z7 h; h2 C8 e& U% b
. Z- m( t2 G" J( v
“放屁,你一个干了这么多年工程的老板,只是欠了一点钱,他们就会对你这样?在我面前还需要装吗?实话实说,到底怎么回事?”在曾经和自己患难与共的老同学面前,陆为风说话永远是直截了当。2 `; b6 L0 A% C! N4 l

5 U- |# o6 ^' u, b“好吧,哥,你先喝杯茶,我把这些年的经历都告诉你,很多话压在心里,却找不到合适的人说,我都快被憋疯了。”
* c' s; ^; F$ H8 R
* {) B4 G. o7 m9 v: G/ [8 g5 U钱巴津给陆为风沏了杯茶,说起了自己的经历。% k* E% U- c; k* \$ X
. u6 J/ o+ b. v
毕业后的钱巴津通过父亲的关系,在一所建筑职业学校学习建筑。毕业后,子承父业,开了一家钢结构公司,当时这所城市的钢结构建设在全国都是有名的,有父亲的帮助和良好的市场环境,钱巴津的公司一开始干得有声有色,毕业仅仅三年多的时间,钱巴津就赚了100多万,在房价还不到千元一平方的当时,100多万算是一笔巨款了。2 t+ o2 i, }! w7 i8 L
! h' t4 X, N' S2 K5 s5 O& ]
然而事情往往并非如人们所期望的发展,正当钱巴津信心百倍,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他的父亲却被查出得了肝癌。无论富有还是贫穷,癌症对于家庭都可能造成毁灭性的打击。钱巴津是个孝子,他一直隐瞒着父亲的病情,放弃了公司业务,带着父亲四处就医,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父亲还是于6个月后去世了。/ X3 Q% g% A( M8 W' V$ p
8 c& Q. Q+ c- z$ v
父亲的去世使钱巴津的家庭失去了支柱,一段时间里的钱巴津几乎处于崩溃边缘。家庭的变故,也使钱巴津成熟起来,扛起了家庭的重担,调整后的钱巴津变得特别能吃苦,公司也慢慢的重新发展起来,走上了正常的轨道。
1 x4 K% l+ Y; @$ j4 q# U3 ?  L; |6 P' o2 X9 V+ _7 {
命运多桀,今年年初,钱巴津接了一项政府的钢结构工程,在工程临近尾声的时候,因为工人的麻痹,没将安全带扣在安全绳上,在19米高的钢结构平台铺设隔栏板的时候摔了下来,结果是高位截瘫,看病和赔偿又几乎花光了钱巴津的积蓄。
% u8 k( N2 {. p( i
9 E* u6 Q; S8 [1 `( w4 \& Y7 F" d由于工程出了安全事故,分管这项工程的政府官员因此受了处分,工程款也就迟迟不给结算,一直拖着,钱巴津自知理亏,也不好意思催促。但工人的工资还要按时发放,不能亏了工人,所以钱巴津就想到了平时处得不错的一个混社会的老大,向他借了高利贷应急。原本以为工程款再拖也不会太长时间,很快就能还清,然后事实是尽管政府承诺很快**,但一直没有兑现,所以也就出现了刚才陆为风看到的一幕。, z/ v- ^, J# C. P2 k  w
- ?9 K7 y. O" c2 s5 W
听完钱巴津的讲述,陆为风心中一阵疼痛。眼着这个在别人眼中永远都是不知烦恼,天天乐呵呵的兄弟,谁又能知道他光鲜背后的苦楚。" f0 D4 o) M% b0 `

+ W! S0 q5 w- R6 r7 V4 y3 x“你傻啊,为什么不向朋友借钱,借什么高利贷的?”陆为风质问道。7 i" g: \3 z, A: [5 V2 r' [

% R2 _" Z$ s" F: c1 t: r“呵呵,哥,你在部队呆得与现在的社会已经脱节了,现在社会,所谓的朋友天天一起吃喝绝对是铁哥们、好兄弟,就是不能提钱,提了钱朋友也就不能处了。真正的朋友也有几个,可他们过得也不是多富裕,我也开不了口。”钱巴津面带苦色。; I+ @/ ~! N) M" Q0 v" H! F( f
% H+ I! J# p4 n- L+ z$ {2 V' G
陆为风点了点头,虽然在部队,也知道现在社会确实如此。再者说了,再好的朋友借给你钱是人情,不借是本分,没有人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
' g! [) P1 z/ P0 Z
$ E' T) \& m/ a: T& ]% Z' d8 V“你这周工程款能下来吗?”陆为风问道。
# c- J) m) C$ N7 }0 b% X! B  _) _4 R3 ]. h0 }- {; |) M
“肯定不能,半个月之内能下来我就谢天谢地了。”钱巴津知道虽然政府有了答复,但这么短的时间肯定到不了。& F6 H1 d2 ]7 _, Z

9 ~+ p# z' ~$ c+ b: X9 P7 S) ~+ S“你一共欠他们多少?”陆为风问。* A4 B4 j/ }: B0 n
* q0 p+ Z& l1 r2 v" B# f, M
“连本带利50多万。”钱巴津回答。2 y+ K3 S1 N+ y  \" z
- V+ e. F0 {1 u7 ]
“操。”陆为风蹦出一个粗字。50万对于作为工薪阶层的他来说,确实是个大数目。' @* Y, `0 D  C5 p
. Z8 G& z- m3 e/ ^! l. u5 W
“那你打算怎么办?”陆为风问。  _  d8 \' `  d7 u6 k$ b( U1 ^
2 m# Q9 f( V. ?$ c
“实在还不了只能拖了,该受的咱还得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人家也没有错。”钱巴津一直是个很实在的人。
* p: r( U2 l7 _5 e' h, b# P. H# d- K( E
“去他妈的,第一绝不能赖帐,工程款到了一定还给他们;第二如果他们真给你动粗的,不要怕,要死鸟朝上,不死翻过来。”陆为风的痞子一面露了出来。$ f7 h7 ~  I5 p# Q' O, F
4 ~0 Z8 v' s- e0 r
“呵呵,放心,哥,这些我都想过了,经历这么多事,心理承受能力早练出来了。”钱巴津对着陆为风笑着说。, l+ j$ b3 V  o+ Z2 k
1 n9 i  R7 Q. d, a
“好样的,兄弟,没有过不去了火焰山,只要人不倒下,就有希望。”陆为风劝说道。
7 L  `  G; @( O4 z6 o$ ]! m1 u5 L3 O
9 b; E- M& f0 P. ?“明白的,哥,马上12点了,咱哥俩出去喝点。”. u. g  h' A  |3 ?/ Y5 f) K; T

) H9 F6 K0 P" z+ j“走,喝,一醉解千愁,该吃吃,该喝喝,办法总比困难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