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置交流自主择业政策法规 转业相关事务的版块 老兵考试问答复退公告

网络快递军转招聘 地图教子军事勋章排行英烈 图片活动任务投票悬赏

各地军转】  北京 上海 陕西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吉林 辽宁 河南 河北 湖南 湖北 广西 宁夏 甘肃 西藏 山东 四川 新疆 山西 安徽 天津 重庆 海南 云南 黑龙

查看: 198|回复: 5

【小说连播:小五义】第八十回 杀故友良心丧尽 遇英雄吓落真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佛爷 于 2018-12-6 22:59 编辑

第八十回 杀故友良心丧尽 遇英雄吓落真魂


诗曰:
  尤物招灾自古来,愚人迷色又贪财。
  谁知丑妇闺中宝,更是齐王治国才。
  这四句诗因何说起?皆因古往今来,佳人艳色不是使人争夺,就是使人劫掠,看起来不如丑陋的好了。有句常言说的好:“丑陋夫人闺中宝,美貌佳人惹祸端。”曾记得战国时齐无盐还有一段故事,请列公细听,余下述说一遍:
  钟离春者,齐无盐邑之女,齐宣王之正后也。生得白头深目,长肚大节,印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若漆。无盐一邑,莫不知有丑女之名。欲嫁于人,而媒的恐人嗔责,不敢通言。偶有见者,皆远远避去。人相传说,莫不以为笑谈。年至四十,尚未适人。有人戏之道:“姑何不嫁耶?岂有待于富贵者那?”钟离春道:“不嫁则已,嫁则非大富贵不可也。”其人哂其妄言,复戏之道:“大富贵人诚欲娶姑,但恐无媒耳。”钟离春道:“自为媒,未为不可也。”其人又戏之道:“自为媒,不几越礼乎?”钟离春道:“礼不过为众人而设,岂能拘贤者耶?”
  遂将自穿的短褐脱下来抖一抖,去了灰尘,重新穿在身上;又用溪水将黑铁般一个面孔,洗得干干净净;又将几根稀稀的黄发,挽作盘龙髻。竟轻折着数围宽的柳树之腰,摇摇摆摆走到齐宣王宫之前,竟要入去。守宫的谒者看见,着实惊慌,忙拦住道:“汝是何人,怎敢乱闯宫门?”钟离春回说道:“妾乃齐国四十嫁不去之女也。”谒者因戏问道:“汝四十年嫁不去,皆因汝之容貌太美也。吾闻女子迟归终吉,汝宜家去,静坐以待之,到此何为?”钟离春道:“妾闻君王之圣德如日当空,无物不照,何独遗妾?故愿自献于王,欲以备后宫除扫。乞大夫为妾进传一声。”谒者听了,不觉大笑道:“岂王之后宫,独少汝一美人耶?吾不敢传。”钟离春道:“王教你在此传命,妾欲见王,而子不传,是子之罪也;传而王见与不见,则是王与妾之事也。子若必不传,妾则谨身顿首,伏于司马门外以待命。倘有他人见而报知于王,则子罪恐不辞。”谒者听说,不得已;因报知宣王道:“宫门外有一奇丑女子,自言愿献于王,以备后宫之选。臣再三斥之不肯去,故敢上闻。”此时宣王正置酒于渐台之上,左右侍者甚众,听见谒者报之言,皆知是无盐丑女,莫不掩口而大笑道:“此女胡强颜至此?”惟宣王听了转沈吟,暗想道:“此女闾阎市井中也没人娶他,敢来自献于寡人,必有奇异之处。”因叫人召他人去。
  因问之道:“寡人已蒙先王娶立妃配,备于位者不少矣,何敢复误天下之贤淑?汝女子乃欲自献于寡人。且闻女子久矣,不嫁于乡里之布衣,忽欲于万乘之主,必有奇能也。幸以告我。”钟离春道:“妾无能,但窃慕大王之高义耳。大王妃匹虽多,皆备色以事大王,未闻备义以事大王。故妾愿入后官,以备大王义之所不足。”宣王道:“备义固寡人之所深愿,但善补之,不知汝有何善?”钟离春道:“妾善隐。”宣王道:“隐尤寡人之所喜,试即一行。”钟离春因起立殿下,扬目露齿而上视,复举手附膝道:“殆哉!殆哉!”如是者四遍。宣王看了不解其怠,因问道:“隐固妙矣,寡人愚昧,不能深测,还乞明教。”钟离春乃对道:“所谓隐者,不敢明言也。大王既欲明言,妾何敢终隐。所谓四殆者,盖谓君王之国有此四殆也。君王之国,西有强秦之患,南有楚之仇,大廷无一贤人,而所聚者皆奸臣,王独立于上,而众人不附,且春秋已四十,而壮男不立,又不务众子而务众妇。所尊者皆所好之人,所忽者皆所恃之人。今君王幸无恙耳,设一旦山陵崩弛,社稷不可知也。此非一殆那?渐台五重,所聚者,黄金也,白玉也;所设者,琅玕也,笼疏也;所积者,翠翡也,珠玑也,而不知万民已罢极矣。此非二殆耶?国所倚者,贤良也,而贤良匿于山陵;国所憎者,谄庾也,而谄庾满于左右。虽有谏者,而为邪伪所阻。此非三殆耶?饮酒聊以乐性情耳,乃沈酒于中,以夜继日,致使女乐徘优,纵横大笑。外不能修诸侯之礼,内又不能秉国家之治。此非四殆耶?故妾隐指四殆者,此也。”宣王听了,不觉骇然,惊惕然悟,乃谓然长叹道:“寡人奈何一迷至此哉!非无盐君之言,不几丧国乎!”因急命拆渐台,罢女乐,退谄庾,去雕琢;选兵马,实府库;四辟公门,招进直言,延及侧陋;卜择吉日,立太子,进慈母,拜无盐君为后。而齐国大治,皆丑女之力也。君子谓钟离春,正而有辞。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诗曰:
  自古英雄爱宝刀,销金切玉逞情豪。
  流星闪闪光侵目,秋水泠泠泠挂腰。
  壮士得来真可喜,奸徒遇此岂能逃。
  物原有主何须强,显得奇人手段高。

  且说桃花沟的寨主,就是五判官之中病判官周瑞,就在此处坐地分赃。这个桃花沟地势太僻,晚晌没人敢走,冬天连白昼人都少。官人往这里查得又紧,买 卖又萧条。可巧毛顺由飞毛腿高解那里崩出来,到了桃花沟,见了周瑞诉说:“给高解出了个主意,他们掰了个智,把我崩出来。我不犯赖衣求食,我才投在你这来了。多蒙寨主宽宏大量,不嫌我老而无用,收留于我。若非寨主待我这番的好处,我也不能把我掏心窝子的主意施展出来。”原来这个主意是他出的。这王三不叫仁义小王三,他叫机灵鬼王三。馀者的小贼扮作走道的。王三酒里头没有蒙汗药,却是菜里头有两大盘子,膨膨满满的。一边有蒙汗药,一边没蒙汗药。他们吃的菜,没有蒙汗药。外人要吃,把盘子一转,是人也难以猜透。不但他们这几位小爷上当,受害的人多了。寻常撒出小贼四个沟口看着,只要有人来,就给他们送信。毛二拉驴,王三挑酒,众小贼妆扮行路赶集、作小买 卖的。不但净是沟内,在左近的地方,也敢办这个勾当。不怕你不喝酒。老头子就问他了:“你走过这里没有?”别人说:“没走过这里。”他就说:“这里有宗土产,叫桃花酒。若走桃花沟:必得尝尝桃花酒。桃花沟不喝桃花酒,在在桃花沟中走一走。是人就要尝一尝桃花酒什么滋味。”只要一饮,就上了当了。上当的人不记其数。故此今天也是他们的恶贯满盈,遇见他们几位。艾虎又是个爱喝的。毛二预先倒不以为然是好**,嗣后来见了这口刀,他知道价值连城的东西,要在周瑞的面前卖弄卖弄,故此才问道:“寨主爷,可认识这口刀吗?”周瑞本不认的,让他一发笑,说:“寨主,这口利刃价值连城,世间罕有,若非寨主的德厚,万万不能遇见此物。”周瑞说:“这么一口刀,怎么教二哥夸的这么好呢?”毛二说:“把你那个刀拉出来比一比。”周瑞就将自己的刀亮出来。毛二说:“你再剁一剁试试。”周瑞就着大环刀,将自己的刀背一剁,“呛啷”一声,“噹啷啷”,自己的刀头落地,倒把周瑞吓了一跳,然后哈哈一笑,夸道:“好刀哇,好刀!”毛二说:“不知道出处罢?”周瑞说:“不知。二哥知道,我领教领教。”毛二说:“出于大晋赫连播老丞相所作三口刀:一口大环,一口龙壳,一口龙鳞,全能切金断玉。实对你说,我就为这口刀,弃了乌龙岗。寨主,难道说高寨主立宝刀会,你不知道吗?”周瑞说:“那我怎么不知。”又问道:“你去了没去?”周瑞说:“我正病着来着,我还直急呢。一者是连盟,二者我要开开眼。就是未能去赴宝刀会。就是这口物件吗?”毛二说:“正是此物。”周瑞说:“咱们可要立宝刀会了。”毛二说:“怎么落在这老西手里了?莫不成高寨主有祸?怎么也没见踩盘子的伙计报信哪。”
  正讲论此事,大家回来,把四位小爷全扔在篱笆墙那里。王三把酒担放下,也过来瞧刀,大家无不夸奖。寨主说:“今天这个买 卖,不拘有多少东西,我都不要了,你们大家分散,我就要这口刀就得了。”毛二就有些个不愿意,说道:“怎么样,寨主就要这口刀?”周瑞说:“正是,我就要这口刀。”毛二说:“设若是你见着这口刀,你肯花多少银钱买?”周瑞说:“我要见着这口刀哇,花二千银子,我都是情甘愿意的。”毛二说:“既然那样,就算你二千银子,把那些东西照着寻常算计明白,该当合算银价值多少,照样分派你的成帐,这口刀就算你二千两银子。”周瑞说:“那是何必呢,我不要你们的就是了。”毛二说:“不行。常言说的好:‘不能正己,焉能化人。’你看着这口刀好,你就留下。设若是伙计们以后出去作买 卖,看见好东西不往回里拿,就坏了你的事情了。我这个说话,永远不为我自己,以公为公。设若你要不愿意,我拿出去,就可以给你卖二千两银子,出去就能把他卖了。”这句话一说,就把病判官说了个红头涨脸。周瑞说:“二哥,你可太认真了。”毛二说:“我办事认真,可全不为己事。我也明知,我这一生得罪人的地方,全在这个认真的上头。”周瑞说:“你看是谁。”毛二说:“我要看是谁,自己有分寸,那就不算认真了。”周瑞说:“今天我偏要和二哥讨这个脸。”毛二说:“不行,或者折价,或者我去卖刀。”周瑞说:“也不用折价,也不用卖去,只当是你的,我要合二哥讨这口刀。”毛二说:“不行。皆因众伙计有份,要是我的,我可就送与寨主了。”周瑞说:“二哥真罢了,小弟说了半天,你也叫我落不下台来。”毛二说:“那个我可不管。你是或要,或不要,速速说明。”也搭着旁人没人解劝,毛二素日间就不得人;也对着周瑞往日就强梁,周瑞又搭着也是气恼之间。有句俗言:“一个不摘鞍,一个不下马。”周瑞倚仗着得了一口宝刀,又想着这个劫夺人的主意,毛二已经给他出好了。一不作,二不休,除去了这个后患罢。毛二扭着个脸,也是气的浑身乱抖,就被周瑞“磕(口叉)”一刀,结果了毛二的性命。
  当时间,众人一乱。周瑞借着这个因由,说:“这可是他找死,休来怨我,我与众位讨这口刀,众位想一想怎样?”大家说:“这是一件小事,寨主何必这般的动怒呢?”周瑞说:“那一位不愿意,咱们就较量较量。”说话中间,把刀一扬,就听见“噗哧”,手背上中了一暗器,“嘡啷啷”,舒手扔刀;“吧(口叉)”一声,面门上中了一块石头子儿。又听说:“好乌八儿的!”是山西口音骂人。众人一乱,徐良就蹿过来了。
  你道徐良为何醒的这么快当?原来起先就没受着蒙汗药。他心神念全在那个卖酒的身上,一点破绽也没看出来。嗣后瞧他们一拨菜,可就明白了,那时就要动手拿他们,又想:“凭着这几个小贼,作不出这样事来,必有为首的高明人。似乎这个主意是人人得受,这个道儿,不定害死过多少人了。满想把这几个拿住,为首的跑了,以后仍然是患。不如我也装着受了蒙汗药的一般,他们为首的必然出来,那时再拿未为不可。”明知道菜里有药,特意说夹上烧饼,故意脸冲着外吃——若要面冲里,怕他们看出来是没吃。只是一件,瞧见艾虎他们躺下,都是漾白沫,自己要躺下嘴里没有沫子,又怕教他们瞧出破绽来。这也不管什么干净,将自己口中涎沫咕哝咕哝了半天,就是一嘴的白沫子,连喷带吐,往那里一爬,迷封着眼睛瞧着。就是他们过来摘刀,自己犹疑了犹疑:“刀要教人摘了去,那可不是耍的。”总而言之,艺高人胆大,真不把这几个小贼瞧在眼内;且又上着紧臂低头花妆弩哪。又搭着那几个小贼知道受了蒙汗药了,谁还把他搁在心上,两个人搭着他就到了桃花村。可巧把他扔在尽靠着东边篱笆墙,他们都去看刀去了。索性就把眼睛睁开,瞧着他们。自打得了刀,今天这才知道刀的出处,暗暗的欢喜,他早看出来,周瑞要杀毛二,心里说:“这个老头子要死,也没那么大工夫救他。等他死了,我给他报仇。”果然杀了毛二。自己一低头,弩 箭正打周瑞,过去捡刀拿贼。不知如何,且听下回分 解。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80 津贴 +40 收起 理由
沈阳第二故乡 + 40 + 2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佛爷 + 40 + 20 感谢您为论坛的繁荣做出贡献!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闲来无事看看书,云淡风轻处世事。
希望战友们喜欢。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0 津贴 +20 收起 理由
佛爷 + 20 + 20 感谢您为论坛的繁荣做出贡献!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周四快乐。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津贴 +10 收起 理由
佛爷 + 1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周四快乐 !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津贴 +10 收起 理由
佛爷 + 1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怎样,下回分 解。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0 津贴 +20 收起 理由
沈阳第二故乡 + 20 + 20 谢谢精彩回复,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且听下回**是个开启机关的钥匙哦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0 津贴 +20 收起 理由
沈阳第二故乡 + 20 + 20 谢谢精彩回复,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