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置交流自主择业政策法规 转业相关事务的版块 老兵考试问答复退公告

网络快递军转招聘 地图教子军事勋章排行英烈 图片活动任务投票悬赏

各地军转】  北京 上海 陕西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吉林 辽宁 河南 河北 湖南 湖北 广西 宁夏 甘肃 西藏 山东 四川 新疆 山西 安徽 天津 重庆 海南 云南 黑龙

查看: 261|回复: 1

[文学作品] 《平凡的世界》 经典文学连载 (3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 11: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三十九章1 w( t, O, |8 Z$ E* j. }- x

8 W5 f% F, I3 D7 _    十一月初,田福军到省上去听传达粉碎“四人帮”的中央文件,完了还要参加省党校理论班的学习,据说要到明年初才能回来。(免费小说 )
( w4 t, k; B# f' D, f8 o9 F* v, J3 J" G! Y  A3 a8 p
    白天大部分时间里,田福军家里除过徐国强老汉照门外,就再没什么人了。院子里经常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徐老的一声咳嗽和他对那只老黑猫的几句溺爱的训斥话。只是在中午和晚饭时分,他女儿徐爱云才从医院回来,给他和晓霞做点饭。福军的侄女润叶最近不知为什么,也常不回家来。
- c" Y' v* `) B0 p8 @$ _4 Q& \% Z( f6 [) F+ k% C
    徐国强虽说年龄早已过了花甲,但身板还硬朗。我们已经知道,日常没事的时候,这老汉就在院子花坛的那一小块土地上,营务各种庄稼。对他来说,这已经不是劳动,恰恰是一种休息。他觉得,要是一整天闲呆着,身子骨反而疼痛。只要劳动一会,立刻就感到筋脉舒展多了。4 r3 [0 l. O- V( F/ k

! F  r' O4 D# |% `    可是现在,气候已经寒冷,再没什么活可干了。那个花坛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植物,变得一片荒凉。8 {7 r$ `: @; L1 f7 \
1 s) @" g/ n! L5 g- Y. p* k% ~
    这时候,徐国强老汉也象那花坛一样,荒凉而寂寞。太无聊了!一整天象土拨鼠一样,悄悄地钻在这院子里,真不是个滋味!他又不敢远离家门――要是乘他不在钻进来个小偷怎么办?- b6 ^/ R% F- {2 s! }
* X2 v  p  N0 z0 q# \
    他于是就一个人在窑里呆一会,又到院子里晒一会太阳。唯一的伙伴就是那只老黑猫。这猫也象他一样老,连自己行走都不敏捷了,更谈不上让它去捉老鼠。话说回来,这娇东西一天好吃好喝,也懒得再去费那神。记得这黑猫在他老伴活着的时候,就是他们家的成员……唉,要是爱云她妈还活着,那他现在的日子就不会过得如此寂寞。少年夫妻老来伴!孤身一个生活,真凄凉啊……现在正是下午,太阳还有点热力,徐国强老汉就从窑里出来,蹲在有阳光的墙角下,不停抽着田福堂给他带来的旱烟。黑猫卧在他身边,合住眼睛在睡觉。()免费小说他一只手拿着烟斗,一只手在猫身上抚摸着,眼睛无意识地瞧着对面山。; O4 j0 S7 p2 x# h) k7 g7 B

" }$ z4 \2 Z1 A2 l  O    山里现在光秃秃的。死了的柴草一片枯黑,没有叶子的树木在寒风中抖颤着枝杈;庄稼地里有些黑乌鸦,象黄纸上滴下些黑水点子。一大群灰鸽在城市上空的烟雾中掠过,都能听得见翅膀扇动的声音。南关那里,不时传来电锯刺耳的声音。要是夏天,这里还能听见原西河水的喧哗声。可是现在原西河已经结冰了。3 v" |3 e+ t5 l1 A$ ]
0 |( [! L5 ?" S' _1 [; p# n5 @
    徐国强老汉无聊地坐在墙根下晒太阳,一锅接一锅地抽着旱烟。福堂这旱烟就是好!不硬也不软,又香又顺气,晚上睡觉还没痰。徐国强不无遗撼地想:这人营务旱烟的确是一把好手,可他自己有气管炎,竟然不能抽烟了。
! \9 o3 \; A% E( q" ^. x% Y; D# o8 l, F
    想起田福堂,徐老马上又想到了福堂的女儿润叶。这娃娃在爱云家门上住了多年,在徐国强看来,也就是自己家里的人。既然是自家人,他就很关心这女娃娃,就象关心他的女儿女婿和两个外孙子一样。: O5 B$ r, ^5 K( w& M( v5 ~$ ~% T
5 l+ x% d% A+ j& o( C! f4 ^
    他去年年底才知道,李登云家的向前看上了这女娃娃。他听说是这样,马上觉得是门好亲事。登云是他过去的老下级,志英他也了解,至于他们家的向前,更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现在这小伙还开了汽车。在这山区,开汽车是个好职业,挣钱多,到外地买个东西也方便。
. L% b) R1 F+ u. G. D$ l/ p4 R6 ^! Y$ I* w# q
    可是他又听爱云说,润叶还没利利索索答应这门亲事。他感到很奇怪。按说,润叶是个农民家的娃娃,能攀这门亲事就很不容易了。不要说人家登云一家人主动提这事,就是人家不主动,自家也应该主动一些嘛!听说眼下是向前在追,而这女娃娃还躲人家呢!唉,这倒是为什么呢?! v8 T5 x; h# f4 r2 C: \* W

7 Z& l3 ]% x- \. ?    他了解是这么个情况,心想:要不,让我给这女娃娃说一下!反正我一天闲呆着,也没什么事干。《免费》
9 w+ `: _, c. h, G! }' b0 \  c6 f' \$ ~/ e  r, \
    他就在一天瞅了个机会,等家里人都不在光润叶在的时候,他就和她提了这件事。不料,这娃娃果真不说一句利索话。* _1 ?- N+ _, e: l

1 Y2 c3 e. K/ o    他问:“那倒究是因为什么?”6 ]% c# j) y. s! v7 I2 Z+ Z: M
6 f/ v; Q, E( h4 T$ A" u5 N$ ^
    这女娃娃给他回答说,她还小,先不想考虑这事……嗨,二十大几的人了,还小?记得他和爱云她妈结婚时,两个人都才十六岁半!现在提倡晚婚,这是政策,他不反对;但不能晚得没边没沿嘛!女人年纪一大,生个娃娃都困难哩!# H4 j% m) b* A. M

8 M5 P5 X& U( ~7 T8 |    他于是就七七八八给润叶说了老半天。除过关于将来生育方面的困难外,他主要阐述了这门亲事的好处。他从李向前说到他妈刘志英,又从刘志英说到志英的丈夫李登云,最后又从李登云说到他自己和这家人交情的历史渊源。$ {/ K1 ?! V1 h5 C" w

- X) @% b- @) x4 k- B    但这次谈话最终没有什么结果。这女娃娃只是礼貌和尊重地听他说话,自己一句话也不说。最后只给他留下个“话把子”,说让她考虑一段时间再说……徐国强现在坐在这墙根下,抽烟,抚摸猫,又专心想润叶和向前的这门亲事。接着他又从这门亲事深入进去,考虑起了登云和福军的关系。
8 ?/ u; p* @( D
" x. A0 M1 n# t5 q9 J8 B7 V4 C; J    徐国强很早就感觉到,登云和他女婿福军的关系不是太好。他知道,登云因为和他的老历史,面子上不好意思和福军争斗。但登云无疑是站在一把手冯世宽一边的。至于世宽和福军的矛盾他早就知道了――不仅他知道,全县的干部都知道。他因此常在内心为他的女婿担心。福军是个耿直人,又是个书生,冯世宽手腕高明,再加上李登云帮扶他――听说还有个马国雄也和他们站在一块,福军怎能抗过他们呢?就是张有智支持福军,可主要领导中,两个人怎么能抵挡过人家三个人?再说,世宽又是一把手,权大,福军和有智更是对付不了。
4 p' W' C* d' M+ A
) z7 k% k1 @% n; c& @( ^) a    关键是李登云!登云虽然表面上看来粗粗笨笨,但这人有心计,办事能下手!面子上对人都哈哈一笑,可办事的时候,心象块铁一样硬,说老实话,不是登云撑台,他冯世宽那主任也不好当!- t" e1 x/ S6 B& j1 _, c

8 X- {4 W6 }& O+ q" u8 F4 P    他真没想到,他一手栽培起来的李登云,现在竟然成了他女婿的对手。()免费小说( h) g" ?6 S8 P: M+ K

/ t$ O8 ?/ M% G: ?5 S1 |    唉,说来说去,他现在已经没权了。就是和登云挑明谈一次,让他不要和福军作对,登云表面上会说一堆“那怎还能”的哄人话,但背过他徐国强,该怎干还怎干!他知道登云这人哩!
; e  g) n1 f- T7 Y8 W
5 Z' Z: x. S/ [    这样看,他女婿目前的处境很困难了。他知道福军**许多事都是正确的。但正确的不一定就是时下吃香的。虽说“四人帮”已经打倒了,但颠倒事不一定马上就能再颠倒过来!你不看冯世宽,“四人帮”时候紧跟着跑,现在又积极喊叫着批判“四人帮”哩!
: d$ K& J+ q# I! H- a/ q3 @/ d& a1 z7 D9 e/ {" i1 |
    徐国强想来想去,没有个好办法给他女婿帮点忙。按说,他在原西县当了多年领导,上下左右都很熟悉,应该为福军解点围。但这不是在街上的门市后面买两瓶好酒,只要他开口就能办到。这是政治!而实际上只有一个关键――那就是李登云!可登云现在位置高了,他成了个下台干部,已经没办法这家伙了!+ X; Z% e* |1 y: l! C
& ]' D% q, I7 T. d9 e8 a
    他突然灵机一动,把田润叶纳到了这“棋盘”上来。他想:这是一步好棋!润叶要是和向前结了婚,那他李登云就成了福军的亲戚,再好意思和福军作对吗?
! k  z* Q% _, S$ U1 a, F2 @7 q. z+ O8 v/ [2 x
    对!他竟然多少时没认真朝这方面想!真是老糊涂了!! m; w2 A, p+ n2 ^6 m
& l. g5 T' k# Q7 e* y) F2 B, |/ D
    徐国强就象一个即将被将死的棋手,突然有了一着起死回生的妙棋,兴奋得从这个墙根下一闪身站了起来。老黑猫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也赶忙站了起来,惊慌地看着它的主人。9 Q; y% a/ |/ [$ E- t
6 l  D3 t: _3 K8 ~
    徐国强激动地又点着一锅烟,然后立刻盘算:他要恨快再和润叶谈一次话,千方百计要说服她答应这门亲事!. l; \$ [# D( P& l; [

+ l. a" y# E% v% g; i6 M  ^    这天下午,爱云和晓霞先后都走了,润叶回家来取她的棉大衣。《免费》; k& I  t7 `6 y! b" T7 ]
; _. u; {- W2 p8 J1 {+ S2 c9 v
    好机会!徐国强立刻走到润叶和晓霞住的那孔窑洞里,着急地马上就进入了主题。: ~- y& P! e9 D: d% V7 U% R4 C8 h

% H4 S1 K  C! S6 B3 C% W    他和蔼地问润叶:“你和向前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润叶见徐大爷又问她这事,只好仍旧回答:“我还没考虑好……”9 c/ W  _8 h$ t. f9 C  m

& i# g$ {" |( D    “这么个事,还考虑一年哩?你听徐大爷一句话!这亲事再好不过了!你千万不敢耽搁。据我知道,人家向前一家人都很着急,现在就等你一句话哩!”
. T% o% h0 I+ w# P8 y
1 e1 S: Z! w0 w( C    润叶真痛苦。她最近不愿回这个家,就是想躲避他们说这事。想不到她刚踏进家门,这就又来了。不过,这徐大爷一大把年纪,平时对她也好,再说又是二爸二妈的老人,她不能伤徐大爷的脸。她就很礼貌地说:“大爷,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
- N6 F7 a! ]7 R0 O. i7 y
6 Y" l* D  Z: r# L    润叶急忙不知该怎么说。自少安找了山西姑娘开始,这已经一年多了,她慢慢恢复了一些正常。她真不愿意再把这伤口抓得血淋淋的。: b1 q0 I; `* E4 _8 c) c7 ?0 Y

6 g( c* \3 _6 b    徐国强看她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就只好把这件事背后的“那种意思”往明挑了!3 R# J: L- {- P! b

( G, T2 ~1 I7 ?8 I# \    他说:“你可能不知情,你二爸和向前他爸关系不怎么好。就是因为向前看上了你,这一年多来,他们的关系才缓和了一些。你还不知情,你二爸在这县上工作很困难,人家许多人合在一起整他!其中最关键的是向前他爸。因此上说,你如果和向前成了亲,你登云叔和你二爸就成了亲戚,他就再不好意思和你二爸作对了;那你二爸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可是现在,登云一家人都对你这么热心,你要是拒绝了这门亲事,那后果我不说你也知道……唉,你二爸真是困难啊!”徐国强说完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4 k& i% O7 x4 k$ p9 n9 _" [' D, [
1 ?+ C% A1 y, ?. q& L    润叶一下子被徐大爷的话震住了。天啊,她没想到,在这门亲事的后面还有这么严重的情况呢!
6 j- |, r/ p3 |. {" D" |: j% `
    她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脑子重新被搅得天昏地暗!
/ Q, u! i/ q8 @3 n4 C+ H0 e8 c: p# F7 `* B+ s8 }9 ^
    徐国强见她被他的话慑服了,并且陷入到深思之中,就说:“润叶,我先走了,你好好考虑一下。考虑好了,你就给大爷打一声招呼……”9 m5 r& r1 d5 ^# N6 Q/ u& [

3 u% n3 K, |7 @    徐老引着黑猫退出了这孔窑洞――让娃娃一个人想想吧,这婚姻大事又不能逼迫!
7 _* V) L( q, [! p4 P5 K1 e  G) ^
. G% x  f' @7 Q3 B6 @    徐国强出了门以后,润叶还手里抱着自己的棉大衣呆立在脚地上。
8 c' h2 i' q: U, t4 L: \, Q" w
" K/ n) Y6 s! g$ A    啊啊!事情原来这么严重!她早就觉得二爸情绪一直不好,原来有这么多人都反对他哩!而且作对的主要是向前他爸!7 N5 K: A2 ~' O& f1 S% v
) \8 B* a4 p/ G8 N9 r; ~8 F
    这可叫她怎么办呢?在她的心中,她最尊敬和爱戴的就是二爸。他爱护她,供她上学,又给她找了工作。平时,就是买一毛钱的水果糖,也是给她和晓霞各分一半……现在,他竟然有这么大的困难!她心疼二爸。她愿意为他分担忧患。可是,她又并不爱李向前啊!
8 j  W# {! b4 n* S; o4 g
8 C' a( ^  g, M7 W. [3 j    她内心又象狂风暴雨一般翻腾起来。她想:让她和向前结婚,这大概也是二爸的意思!他不好给她说,只好让徐大爷出面给她做工作……怎么办?她不断问自己。; i, A5 w" k4 `& t8 d8 d2 x6 M

6 R- ?) F5 Y; H# a* Q3 s% q    一个她说:不能答应这门亲事!因为你不爱向前!你爱的人是孙少安!
8 v! A  x7 Y6 ^: U: C  v2 b% \' X' B' b& }7 ?& h1 c, {
    可另一个她又劝说这个她:少安早已经结婚了,你一生也许不会再碰上一个称心如意的人。你最终如果还要和一个自己不满意的人结婚,那还不如就把这门亲事应承下来。这样,你还能给二爸解个围……润叶干脆不再回学校去了。她把棉大衣放在炕上,一个人背靠着炕拦石,站在脚地上思考着这事,脑子象钻进去一群蚊子,嗡嗡直响。
: h0 n% v2 `4 T& x1 P: n/ p: b
& I( y4 R3 P5 T: [    她开始动摇了。她的力量使她无法支撑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当然,除过客观的压力以外,她主观上的素养本来也不够深厚。是的,她现在还不能从更高意义上来理解自身和社会。尽管她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懂事,甚至也有较鲜明的个性,但并不具有深刻的思想和广阔的眼界。因此,最终她还是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8 j/ P/ x0 M( y2 u0 s9 R! m2 g$ y$ ~# v/ m  z" A$ k
    于是,她的所有局限性就导致她做出了违背自己心愿的决定:由于对爱情的绝望,加上对二爸的热爱,她最后终于答应了这门亲事……$ [7 `& u5 |2 t: C& E- `" N" j

& {! `' j0 h8 ~. F    徐国强老汉一获知润叶同意和向前结婚,立刻迫不及待地亲自去了一趟李登云的家,把喜讯传给了这家的三口人。9 h9 I0 I' X: C, O* u  e! I; `

# R' W; Q4 Z, O    李登云一家马上喜出望外,紧急动员起来,开始备办婚礼了。向前结婚的东西实际上早已经准备停当,搁在两个大木箱中。现在只是该裁的裁,该缝的缝,该整理的整理;缺什么东西赶快出动去买!
( h- C  q  T6 U' {/ [
, _& j* y. J% P6 D* `    街上缝纫社两个手艺最好的师傅第二天就进了李主任家。刘志英班也不上了,带着从农村叫来的亲戚忙着里外料理。李登云和儿子一块合计:婚礼该请些什么客人;一共得多少人;几桌饭;多少瓶酒;几箱烟;在什么地方举行;要不要动用车辆;要动用得多少辆……另外,得给女方置办什么东西?润叶需要给买些什么?还有田福军、徐爱云、徐国强;爱云的女儿田晓霞和在省城上学的晓霞她哥田晓光……看来这后一项事宜一会还得向向前妈请示,他父子俩决定不了!7 D: x" |' f& V! T7 \2 n) f
! Y* b" y: n$ S
    与此同时,这面的徐爱云也忙活起来了。她紧急地动手准备出嫁侄女的装备。遗撼的是,福军不在家,她爸人又老了,没人给她帮忙。跟前有个晓霞,上学不说,又是个疯丫头――她才不管这号事呢!$ H0 I  x  Q" S8 @1 \! o

4 U8 U# `. q  d9 [$ O- u1 m/ _    对!赶快让大哥来!真是的,润叶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时候他不忙让谁忙!5 k+ \3 i$ _! h% ?, B. E
' H! Y+ e5 o, e1 q
    徐爱云赶紧给田福堂发了一封信。信发走后,她还觉得速度太慢,又让晓霞把润生叫来。她打发侄儿当天就骑自行车回双水村找他爸,让他赶紧到县城来备办他女儿的婚事……!~!
! h9 c0 }: j/ G5 F3 [------------
+ q6 a$ {* G/ v+ h! N) N0 r
- p, [$ I; Z( F* y2 d% ~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0 津贴 +20 收起 理由
北极村长 + 50 + 2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3 20: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非常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