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置交流自主择业政策法规 转业相关事务的版块 老兵考试问答复退公告

网络快递军转招聘 地图教子军事勋章排行英烈 图片活动任务投票悬赏

各地军转】  北京 上海 陕西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吉林 辽宁 河南 河北 湖南 湖北 广西 宁夏 甘肃 西藏 山东 四川 新疆 山西 安徽 天津 重庆 海南 云南 黑龙

军转网 首页 政策法规 自主择业 查看内容

接机中遇到的人和事(二)

2019-7-10 19:55| 发布者: 那年当兵到东北| 查看: 126| 评论: 0|原作者: 那年当兵到东北

摘要: 参与过非法集资的“岩哥” 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号,晚上八点多钟, 受一家旅行社的委托,到海口新海港接三位从越南旅游返回的客人(两男一女)。他们上车后,因为我知道和我同住一个小区,所以我就主动跟他们聊天 ...
参与过非法集资的“岩哥”
        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号,晚上八点多钟, 受一家旅行社的委托,到海口新海港接三位从越南旅游返回的客人(两男一女)。他们上车后,因为我知道和我同住一个小区,所以我就主动跟他们聊天,问他们到越南玩的怎么样。两个男的同时说,不错不错,下龙湾风景挺美。尽管他们几乎异口同声,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一人说的是我部队、转业所在地的方言,于是我俩就互相攀起了老乡。
       说实在话,在海南的老乡不在少数,但遇到住在同一个小区的老乡还真是头一回,我很高兴,他也一样。他问我,来海南之前,在家里是干啥哩?我告诉他,我之前和朋友一起干的婚庆公司,叫××婚庆,他一听,说知道知道,很有名气的婚庆公司。我问他原来做啥的,他反问我:你以前听说过××布行吗?他见我回答有些迟顿,接着就说,在财富步行街的××布行,那就是我开的,我和我老婆我们两口子干了十年。
       我不知道他家的布行,但我知道能在那条街上开布行十来年,经济实力一定不可小觑。
     “那您一定是大款呀,”我恭维道。
    “那都是过去时了,不开布行也将近十来年了。”他回答说。
    “生意做那么好,为啥不干了呢?”
   “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啊!唉!不说了,改天咱哥俩喝几杯,好好聊聊。”
     “你多大了?”他问我。
     “我五十四。”
    “我五十五,我是哥,我叫×岩,你以后就叫我岩哥吧。”“那当然。”我爽快地回他。
     接下来,我们一直聊去越南旅游的事,另一个男的和我们一起聊,聊的很投机。
    只是那中年女性一直一言不发,后来岩哥告诉我,他们一行去越南,刚过东兴口岸到芒街,她就被忽悠了,花五千多块买了一个米腊,之后,同行的有懂行的告诉她受骗了。所以她这一路一直闷闷不乐。这是后话,下一段,我专门说说去越南旅游的事。
     从新海港到小区五十公里,我们聊了一路,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岩哥对我说,你嫂子元旦下午过来,到时候你开车,咱俩一起接机。
互相加了微信之后,我们挥手告别。
    元旦下午,岩哥提前发微信叫我到他所在的九号楼下接他。上车后不久,他就给我说起了他的故事。
岩哥有两个女儿,在他们做布匹生意做了多年挣了不少钱的时候,大女儿开始上高二,因为平时管的少,所以大女儿学习成绩一般,这时候,他们听朋友说,在天津高考比在本省考要好考的多,只是要在天津买房上蓝印户口。两口子一商量,就这两个女儿,挣再多的钱也不如**上个好大学有个好未来。生意干脆不干了,到天津买房子去。手里有钱,说买就买。他们在天津和平区买了学区房、落了户口。把大女儿安置好以后,立马把布行转了出去。
      岩嫂在天津陪读,岩哥在家里照顾正读初一的二女儿,放假的时候一家人才能团聚。
     两年后,大女儿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本科。不用在天津陪读了,岩嫂回到了家里,照顾起了二女儿。岩哥没事干了。正在这时,社会上兴起了开办投资担保公司的热潮,一时间,我们所在的小城,办起了几十上百家投资担保公司。岩哥的一位好朋友也干了一家。这位老板知道岩哥的经济实力,更知道他身边有许多有钱的原同行和朋友,于是便高薪聘请岩哥出任公司副总,并给他装修了豪华的办公室、还专门给他配了豪车和司机。两年多没干生意的家庭“妇男”,一下子有了这样的待遇,岩哥有些受宠若惊。这要不好好干,能对待起老板吗?所以他干起拉款的活来,特别卖力:几个月的时间,他就给这家公司拉了七百多万的存款。这七百多万的主人都是岩哥以前一起玩的好朋友。老板喜笑言开,岩哥在公司里自然也是腰杆很直,特别有成就感。
谁知好景不长,没过半年,这七百多万就被好朋友们提走了五百多万转到了另外一家投资担保公司。因为那家公司给的利息更高:岩哥公司二分的利息,那家给二分五!只有一位和岩哥很铁的朋友的一百多万没有提走。
      岩哥在公司和老板面前很没面子。老板没有涨利息的意思,岩哥再拉款也很难了,这时候,他动起了把自家存款存入担保公司的念头。回家跟岩嫂商量,岩嫂坚决不同意,岩嫂说,我这钱一部分要给两个**出国留学用,一部分要留着养老用,这个钱坚决不能动。说服不了老婆,岩哥想到了卖天津的房子。他对岩嫂说,你不让动家里的钱,我就卖天津的房子。二分的利息,放进去二百万,一年就是四十八万,两年就是九十六万,房子租出去能挣几个钱?房子放在那里,又能升值多少?
      岩嫂原本是不同意卖天津房子的,但经不住岩哥的软缠硬磨,也经不住钱的诱惑,最后还是同意把房子卖了。
     岩哥对岩嫂不错,房子卖了之后 ,花八十万给岩嫂买了台“路虎”,其余的二百万全放进了公司。
    这一放,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不久,担保公司倒闭潮起,老板跑路的跑路,跳楼的跳楼,担保行业一片哀嚎。岩哥的老板也不知去向。自已的二百万没了踪影不说,好朋友的一百多万也成了泡影。老板跑了,可岩哥还在呀,这一百多万是岩哥拉进去的,岩哥是担保人,不找岩哥找谁呀。人家缠上岩哥了,天天到岩哥家去闹。况且,这位朋友的老婆又得了乳腺癌,急等着用钱。岩嫂没辙了,只好自已拿出五十万给了人家。
     “好在你嫂子看钱看的紧,还能使我们留了点钱买了海南的房子,也把大女儿送到了国外学习。要是按我的意思,大部分钱都投到担到公司里面去。在当时,那来钱多快呀。”
      说话间,美兰机场到了,顺利地接到了岩嫂:一个个头不高但收拾的很干练的女人。一听说是老乡,自带三分熟悉。
过春节的时候,我们两家在一起吃了顿饭,说起往事,岩嫂说,你岩哥说的都是实话。好在他那些朋友把五百多万挪到了别的担保公司,要是不挪走的话,估计你也认识不了你岩哥了,要是那么多人到家里逼债,他会不跳楼?

漂亮

酷毙

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