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置交流自主择业政策法规 转业相关事务的版块 老兵考试问答复退公告

网络快递军转招聘 地图教子军事勋章排行英烈 图片活动任务投票悬赏

各地军转】  北京 上海 陕西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吉林 辽宁 河南 河北 湖南 湖北 广西 宁夏 甘肃 西藏 山东 四川 新疆 山西 安徽 天津 重庆 海南 云南 黑龙

查看: 10627|回复: 60

[自主生活] 龙华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9 11: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lhb358 于 2019-6-9 11:56 编辑 5 `3 B2 b/ k8 p' i

% n( `" V9 [$ x$ A
----那一年,我十八岁
----那一年, 我从故乡来到遥远的他乡
----那一年,我曾到过龙华
----那一年,……

  C+ t5 r/ _- T
按:
    好多年前,龙华还只是深圳关外的一个偏僻小镇,在龙华镇几里外的丘陵里驻扎有一个教导团--我们就是在那里受过二十余天的军训。
   这篇小文大多是采自当年军旅回忆中有关军训的那段。那个回忆本身就有夸张及错乱成分,而且为了免于误会,在人物事件上还故意作了些张冠李戴或者合二为一。此次修订,又作了些增删,人名全用代号,情节也有一些虚构,但那个时代是真实的,地点、故事场景也基本真实,只希望与我有过同样经历及大致感受的人能从这些胡说中多少回忆到一点儿当年的影子。
一.初到军营
  这一天清晨,我们起得比往常都早,在饭堂匆匆吃过早饭后,就背好各自行囊,在学员队副队长的带领下,与其它区队的一共二百多号人,分乘着好几辆大军卡,开赴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据说目的地叫作龙华,据说是在特区附近,据说日子会比较苦。
那时,刚刚入学的我们彼此还不够熟悉,只记得挨着我在车厢里站着的是一个瘦高大个子。他向我流露出了他的一点儿忧虑:他自认身体素质较差,不知如何才能熬过这次军训。不记得我是如何回应的了,只因我对前路同样迷茫。
  车队甩过一路烟尘,直到近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教导团驻地。这一带地处丘陵, 林深茂密,没有任何高大建筑,几个连队星散在不同区域,车队也就此分散驶向各自目标。后来听说护校与临床本科的女学员分到了一连,研究生们则是二连,我们与临床本科男学员是三连。
   我们三辆卡车上了一个小土坡后,停在一个小操场上。我看到正对操场的是一大长趟涂成黄色的平房,后来知道这就是我们的营房,操场左面是一片树林,右面是一座长满草木的小山。在小山与平房间有一条略微下坡的路,后来知道那里可以通向营部和一连,路口有一棵高大槐树,近一抱粗了。在操场另一侧,与营房相对的是一个大下坡,坡下是一大片菜园,菜园那边还有着一排小平房。
    下了车,各班列好队伍,一名长相精干的中尉军官走到队前,他自称姓于,是本连连长。在致过简短的欢迎辞之后,又介绍了身后的乌姓指导员,也是名中尉,戴着一付细框眼镜,有些文质彬彬的样子。然后介绍郝副连长,副连长身材魁梧,面目黝黑,肩上挂的却是上尉军衔!接下来就是各排长及各班长等一大长串记不住的人物。然后就是介绍他们团史,曾经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云云;又介绍了一下本连的自然情况,包括饭堂位置,厕所位置什么的,其中有一句我记得比较清楚。连长指着旁边的山坡上说,那里就是厕所,你们都是大学生,素质比较高,不要随地大小便!其它的也无外乎是什么要我们努力训练,以完成一个从老百姓到军人转换之类的套话。
  等连长讲完,我们已站了那么长时间,都颇感疲累,那时的我们还不知道,这与今后比起来实在有些小儿科了。可接下来,乌指导员的口才显得更是好得很!他涛涛不绝地又讲了一大通,事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当时讲的主要内容是啥。唯一记得他说过班长们文化水平都不高,常会把“屌”字挂在嘴边,幸好我连都为男性什么的。当时还不明白指导员说的是啥,后来才知道屌的含义--原来到了广东之后第一句脏话竟是从乌指导员那儿学来的。好在那个副连长没有上前展示他的口才,随着连长重新走上前来,并宣布临床专业的两个区队编为一、二排,我们区队编为三排,班排序依次为1-9班之后,我们就由各排长带回各自营房内休整了。
  营房内不是特别明亮,门口放着一只大铁柜,后来知道那是放枪的柜子;再向里对着门口,靠着窗边的是一张单人床,那是排长的床位。房子的中间密布着三大排床位,多是单人床,还有几张上下铺的双人床。在这三大排床的尽头,靠墙还有三张床,明显与其它床位隔着一些距离的,那是三位班长的床位。
  进入营房后,也没让我们休息,三排长先是进行了点名,然后例行作自我介绍,自称来自湖南。他的个子有点矮,身材也很瘦弱。他用夹带着浓重乡音的“普通话”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可怜我个初到南方的北方佬,虽然仔细分辨,竟没能听懂几句。直到他再次介绍了几位班长,并让各班带开时,我才知道他讲完了。七班长是广东人,椭圆脸,面色黑里透红,身体健壮,于几个班长中年龄最长。八班长看起来中规中距,印象不深,九班长初见就给人以一种老兵油子的感觉。我班也就此改称称七班,其它两班称为八班与九班。接下来,由各班长排定铺位,我被排在了下铺。住下铺的日子并不长,在几天后的班务会上,七班长见我动作还算麻利,就将我调到了上铺,后来还因此闹过笑话。(待续)

3 Y( A9 L, w6 ~

评分

参与人数 10经验 +220 津贴 +235 收起 理由
81520 + 1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夹着尾巴做人 + 2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yunhui7816 + 2 赞一个!
淘气的中年人 + 30
湘妹子 + 30 + 2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jjy660524 + 1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寒江蓑翁 + 80 + 80 很给力!
持经达变 + 30 + 20 赞一个!
勇培 + 3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绿山游客 + 80 + 4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11 11: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勾起了那些岁月的美好回忆!2 _$ U: k/ z: {% y' W)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20: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喜欢回忆是一个人开始变老的表现。不过,对军旅生活的回顾,会贯穿当过兵的人的一生,并且从离开部队的那天起就会开始,这真的与年龄无关。 回忆军旅生活,让人感觉热血沸腾,永远有一种自豪感,让人充满青春的活力!
0 Q' K* H; Q# h; A- u期待更多的精彩!
8 [6 p+ A# w! `9 f* m/ G" A" t3 R( Y: d( D5 E6 ~) [0 _
4 ^  d' U7 \8 [, x# I; J5 b$ h9 @
5 ]9 K6 S" s/ _  ^* K9 |# K  O

, j7 h/ g  Y. {/ P

点评

确实是老了,一晃离队已好多年,哈哈  发表于 2019-6-10 11:37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0 09: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紧急集合
( A+ r' B" G9 J8 Z9 b- e9 B    经过近三周的军事训练,好多的单兵训练科目也都陆续进入了尾声。班长透露连里可能要在近期安排一次夜间紧急集合,并对我们进行了打背包的训练。所谓紧急集合就是要求在三分钟之内穿好衣服;收起蚊帐,打好背包,带上挎包与水壶、**带,**,直到排列队完毕。当时我们明明都配发有制式背囊,把蚊帐、被子、备用胶鞋什么的装入背囊既快捷又不会散开,可是我们却弃背囊不用,反而要用长、短背包带把它们 “三横压两竖”式的捆在一起。' y0 _, i0 {: K  Z
    这一天晚上,同学间风传紧急集合就在今夜。熄灯之后,有好多人索性衣服也不脱,干脆打好背包在床上等着。我对自己还算有些自信,就没有提前打背包,只是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等。那时,九班长没有睡,而是挨个床位检查并督促大家安心睡觉。我还听到他对某个同学说:“你把背包拆了,衣服也脱了,好好睡觉,今晚不搞紧急集合!”。% _2 v( d, m% g2 x5 @; D4 u( o
    等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之后,还是没能听到外面吹哨,我热得实在有些难受,就将衣服脱下,准备放心大胆地去睡。可谁知我刚要进入梦乡,可恶的哨音就响了。黑暗中我急忙爬起来穿好衣服,收起蚊帐,可慌乱中竟还把被子从上铺踢到了地下。我只好跳下床拾起被子,再跳上去,胡乱打好背包,再次跳下床去找鞋子穿,却发现鞋子很是不合脚,我急问住我下铺的正待跑出去的小胖子是否穿错了鞋。他回答说:“没有!”。我当时也顾不上许多,只好使劲将脚蹬了进去,然后背上背包,挎上挎包,水壶,又在门口取了**带,操起**,也跟着跑了出去。, j& S1 l8 Z5 x1 U% S+ N& ~6 z1 N
    列队完毕,带队排长清点过人数,命令道:“向右转,跑步走!”--原来不只是要紧急集合,竟还要夜行军! 一百多人的队伍并没有沿着大路跑,而是奔向了山间小树林,左转右拐地,也不知要跑到哪里,也不知要跑多远。我只好穿着这双不合脚的鞋,踏着被前人踩倒的荒草,跌跌撞撞地跟着大部队向前跑。在这寂静的山林里,除了匆乱的脚步声,什么都听不到。
9 H  \9 i5 h$ ]2 Y  n    跑过没多久,就有人开始掉队了,我们的队形也散乱了起来,根本分不清跑在前边的是谁,甚至不知是哪个班,哪个排的,只知道随着人流向前、向前。就这样跑了大约有四五里路之后,大部队陆续回到了营房前,并重新列队。大家互相看着,都觉得对方好笑,背包散的,帽子歪的不一而足。更搞笑的是,在我们整理着装时,别排的一个家伙拖着蚊帐从树林中跑了出来,就好像伞兵落地后带着他的降落伞那样。直等回到宿舍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鞋会不合脚了:原来竟是慌乱中把左右脚给穿反了。
' z  S5 R; H- z( v/ q# D    其实我这样还算好的,后来听说在这次夜行军中,还有人跑丢了帽子,跑丢了背包上的鞋子等等,还得等天明时g回去寻找。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0 津贴 +40 收起 理由
绿山游客 + 100 + 4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2:31:29 军转网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你的后续精彩故事回忆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9-6-9 19: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4: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9-6-9 19: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9: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军营第一餐
6 U- d5 `% T% c5 F    在营房内刚安顿好,外面哨音响起,各班长听了,忙催促大家,赶紧拿着各自饭盆,到外面去集合。不一会儿,我们跑出门外,在操场上列队完毕。然后,领队的七班长喊:“向右看齐,向前看!”,再喊:“报数!”
; E7 J$ S- S' B    “1、2、3……”
! ]2 Y# A* H( O! i/ |" V    突然,排长用明显高亢的声音大叫了起来:“岳明!你那是搞末子?”
/ z7 ^' g  W# X9 V' _; L, o    我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原来岳明不象其他人那样把饭盆拿在手中,却空着手,把饭盆倒扣在了头上,仿佛某类宗教人士戴的帽子那般。岳明受了批之后,只好乖乖地将盆取下持在手中,排长见了,也就没再继续发挥。
) k. Z! t! K7 V; F  q" u! H    七班长重复喊了几轮立正,稍息之后,终于变换成:“向右转--齐步走!”。这样,我们就跟在另两个排后面,迈着随意的步伐呈三列纵队走向了饭堂。七班长跟在排侧,大声喊着:“我喊YA-YI-YA,你们左脚要踩在‘YA’上,右脚踩在‘YI’上!”。后来才知道广东话的YA-YI-YA,就是普通话的一-二-一。听懂的人心领神会,照着口令去作,听不懂的也猜个大概或者随着大流,这样,整个队列的步伐也还算齐整。) \$ C1 m+ G( D: L
    走出操场,再下过一道缓坡,路过了那片菜地。此时烈日当头,我看见一个身影正半蹲在田间,默默地作着农活—再细看去,那人却是副连长。
, Q; K; ]5 O* E0 L- k" R1 D# E    经过菜地,再走十多步就到了一排黄色平房前--这就是三连的饭堂。一排与二排先是停在门口站定,我们也列队停在了门口,我心中好生纳闷为什么不直接进去,而偏要留在烈日下暴晒?这时,一排长走到队伍前开始讲饭堂纪律,大抵是保持就餐秩序,不得大声喧哗、争抢之类。- Z( j/ i$ z$ W
    等一排长讲完,我们还是没能马上进入饭堂。我们排长站出来问:谁会打拍子。这时,“阿亮”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原来在吃饭前还要唱歌!其它排也是如此进行。等大家精神饱满而又声音洪亮地唱完了几首革命歌曲之后,才成班纵队,按班序鱼贯走入饭堂。直到多年以后,我还是要奇怪吃饭前为什么还必须要先唱歌,这常常让我联想到虔诚基督徒吃饭前要作的祈祷。9 e: v# s7 c/ I" E
    进入饭堂,可见中间空地上早放有三只大铁桶,其中两只装的是米饭,另一只则是“汤”。 对着大门,空地的另一头是作饭的工作间,三位排长先后走到里边去。再看两侧,分布有十来张大号圆桌,每张桌子旁围着四只长凳。各班学员在班长的带领下,依次找到位置坐下,十人一桌,各班长也插在学员之间。然后,大家就开始拿着各自饭盆去打饭,盛汤。走近去看,才发现那汤不过是清水上面飘浮着几个菜叶--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所谓的“汤”原来就是涮锅水!(后文会有解释), K2 A/ c" `% {7 i7 c' ?9 D
    打完饭回来,“菜”也被端到桌子上来了:一个直径能有近四十公分大的铝盘子,上面堆着两种菜,菜量还不够盖住所有盘子底儿,目力所及,竟连点肉沫都没能发现。米饭到是足够的,可南方的籼米,配上无味而又少量的菜,让我这军营第一餐很快就吃饱了!
) ^9 ^2 ?4 d+ p    每人吃饭的速度有快有慢,吃过饭后就不用再排队,可以自行回营房去午休。回去的路上,刚好又望到副连长从菜地起身再渐渐远去了的背影。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100 津贴 +80 收起 理由
勇培 + 3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绿山游客 + 100 + 5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20: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实文献军旅事务值得一读。

评分

参与人数 1津贴 +2 收起 理由
夹着尾巴做人 + 2 期待您的更多精彩演绎!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20: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实文献军旅事务值得一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05:55:46 军转网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龙华我知道,太乱了,岀了很多土匪,被调防了,后来不知道整个部队去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07: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9 ^: Z/ {7 W) N/ y8 {  G
感谢战友分享!感谢战友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09: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战友分享!期待更多的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1: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整理内务和晚课
: `! \" p& V$ K7 H/ J8 S& {    这地方天气炎热,午休直到下午四点钟。按计划我们要从整理内务开始,说白了就是叠被。在排长的安排下,由八班长作示范,我们一众学员围在八班长的床前,看他如何演示叠被。可是,八班长的床位有一面靠墙,我们三十多人挤在一侧,围了足足有好几层。尽管八班长讲得很认真,声音也不小,可是站在后面的学员根本就摸不着头脑。最后,还是七班长处事老道,他大声说:: R# [* |" g* Q
    “大家分散开来,分别到所在班,听各自班长讲解!”- \6 W5 z7 k" M) [0 h. L
    这样,我们七班的十余人就围到了七班长床位前。七班长见大家聚齐了,就边说边作示范:先将被子在床上整个地平铺开来---里面的被子向外折一下,外面的被子向里折一下,折成三折,成一长条形---在这长条形的被子上比量好合适位置,用手掌侧面压出六个纵向的道道----沿着这六个刚压好的道道,将被子卷折起来,接着用手指把露出来的几个棱角作进一步修整,这还不算,最后竟拿起板凳,用凳面在已成型的被子上抹来抹去,以让平面更平,棱角更鲜明。这样,在七班长的精心料理下,一个板板整整的“豆腐块”终于形成了!班长补充说:“你们的新被子不太好叠,等叠的时间久了,棉花压成形后,自然就容易了。以前他带过的新兵在叠好被后都不枕、不靠,晚上也不盖,生怕把被子弄变形了,再叠不容易。”+ a# }2 o; q( T0 j
  (注:龙华这地方离海边较近且地处山区,虽然白天烈日当头,热得要命,可到了后半夜气温下降,我们睡觉时就
盖棉被)
/ W/ K2 O9 I8 p  z7 N+ `8 w  k    说完,就让大家分头回自己的床位去练习叠被。班长则要不时的这个床前看下,又到那个床前看看,不断纠正每个人的缺点。忙活了足有两个小时之后,有人叠出的被子看起来已很不错了,而有人的还是一般般。8 O' C' @# d+ `0 c6 T. h
到了晚饭时间,如同中午时一样列队集合,走到饭堂前,同样立定唱歌,然后是同样难吃的饭菜!饭后,等大家陆续返回营房后,班长通知我们说不要四处随意走动,晚7点还有晚课,以后每天都如此!
  v! F, ?& T8 C2 q; _- V    18点50分许,排长在外面吹响了集合的哨子。我们带着板凳跑出去集合。然后列队走向坡下的一片平房区--这里是三连连部,其中有一间是三连的会议室。走进去一看,长条形的会议室有个七、八十平的样子,估计建成已有些年头了。棚顶只有那么不几只的管灯,整个房间显得昏暗、破旧,而且电压似乎还不是很稳,灯光要不时地隐隐跳动几下。我们三个排的百余号人挤挤压压的坐在各自的小板凳上,开始听课。
% k. @; a8 e' r3 ^2 H    先是由连长讲解了三大条令的主要内容。接下来,指导员作有关政治教育的工作,什么党指挥枪决不动摇之类的。正课讲完,就到了大家放松的时间:由指导员教大家唱革命歌曲,那天学的是“战友之歌”,歌词是: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80 津贴 +40 收起 理由
绿山游客 + 80 + 4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4: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实文献军旅事务值得一读。读着读着就想起自己在部队的新兵生活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20: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队列训练
3 ?! F$ u; Q9 k7 K2 D此段多是流水帐,暂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20: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训练琐事
; n; S' i2 ~) n3 {$ _1 @0 w    在所有训练科目中,最苦的无过于站军姿了!这个时间往往选择在阳光最为灿烂的某天午后。我们全排列队,呈立正姿势一动不动地站在操场上,感受着阳光的热情。三位班长之一会负责监督,其余的班长与排长都躲到大树底下去下。
% E' h- j. m  ~$ \    这里地处北回归线以南,虽然已是九月,可太阳还仿佛就在头顶一般。我们还被要求将军帽反顶在头上,若站得不稳,帽子就有可能滑落。这样一站最少要半个小时,多则要近两个小时。
. C" {- R; o: ^$ j% ]* F/ z    记得九班长监督时经常会拿了根有一米长的树枝,在队列中转来转去。看谁的两腿没有夹紧,双手没有放好,就用树枝去抽打一下。有时还要揶揄地说:“一看你们就是后门兵,这么多的罗圈腿。” 可怜我生就的O型腿,只有拼命夹紧双腿,很是辛苦。同样辛苦的还有岳明等几个头顶长得比较尖的同学,加上那时头发又剃得比较短,顶着帽子更不能晃动,否则就有掉落的风险。, e7 f( p! p& L  W3 S$ o3 H1 c
    有一次,我们正站着军姿,我感觉那边有个人正摇摇晃晃,似乎马上就要晕倒。训练班长见了,也不敢大意,忙叫他出列,到后边阴凉处去休息,还不忘嘱咐他要解开衣扣,我担心这可能是大个儿支持不住了。可等我偷偷地用余光看去,发现大个儿依然站得笔挺,退下的却是身体素质还不错的小胖子。等事隔好久之后,我与小胖子无意中又提及了那次训练,我问他当时是否是中暑了?不料,小胖子淡淡地回答说:“装的!”, l3 U3 f0 [: i) I. z  Y" h" j! }
   (以下流水帐,暂略)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60 津贴 +100 收起 理由
绿山游客 + 160 + 10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08: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战友分享!期待更多的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09: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16: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年,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16: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训练之余/ N+ l8 |# j) `4 ^' V  c( H. G+ i
    每当训练了一小时左右,班长通常都会允许我们休息个几分钟,可以去放水,也可去补水。得到休息的命令后,我们都要一拥跑到旁边的小山上,去抢占一个厕所尿位。可一旦是多个班同时休息时,厕所中尿位难求,而休息时间又有限,我们就只好把连长的指示丢在脑后,纷纷在厕所旁的草丛中解决,好在本连都是站着撒尿的,给野生植物施肥又何尝不是一件善事。6 _9 u: o# Q0 I. K3 A# y
    也有休息时间稍长的时候,这时,七班长多会一个人回到营房去弹他的吉它,八班长与排长则在外面找地方独自静坐。九班长却愿意拉住几个同学在一起吹牛,也就是北方人所说的闲扯淡,其实,往往都是听他一个人讲“故事”,我们全是听众。好多军营俗语我都是最先从他的嘴里听到的,象什么“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什么”男人头,女人腰,军人的小挎包,都摸不得”; 还有什么“当兵的八大怪,裤筒肥得象麻袋,没事扎根破皮带,走路还要有人带,吃饭动作比狗快….”如此之类。
' n4 ?) K; Q5 k2 ~7 d    他还讲本连的人物典故。
4 A7 z3 c$ l7 \# ^  h0 x5 D1 X    他讲过七班长,说他年龄最大,都快二十七岁了,已超期服役了好多年,只因带出过好多优秀班,又不会找上边去疏通,年年嚷着要复员,可领导就是不放,以至于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当然,他不会忘记吹嘘他自己:不仅年年都能回家探亲,而且一到年底,他就可以复员了!
+ d  R2 E; r) V. E0 d    谈及排长,他说排长今年才刚从某军官学校毕业,年纪比他还小好几个月,没什么带兵经验,只是中专学历;还谈过那个一杠三的副连长,说他是大老粗,没什么文化,只因在战争中立过很多军功,所以在军衔上就升得比较快。8 g2 G0 v& [8 Z' j  o- y" x' m
    他提到过龙华镇上的那种小妹,可等众人睁大眼睛等待下文时,他却又故意转移了话题。他还讲过好多黄色笑话,常会逗得大家笑成一片。有一次,排长也坐在不远处休息--他肯定不屑于象我们那样围在下属旁边听故事的,只见他的头转向另一侧,眼睛似乎一直在望着远方。在我们听故事后大笑时,我发现他脸上也浮现出了不自主的笑。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80 津贴 +50 收起 理由
绿山游客 + 80 + 5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18: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评分

参与人数 1津贴 +2 收起 理由
夹着尾巴做人 + 2 期待您的更多精彩演绎!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